谈“触摸”——无声的交流

就我平时观察看到的现象来说,人和动物一样,都有一种渴望被触摸以及享受触摸的感觉。

当我抚摸猫狗牛等动物时,他们似乎能感觉到我对他们的爱抚,猫会眯缝着眼打咕噜,狗会呆立着竖起耳朵,牛会悠然自得地反刍。
婴儿也是如此,刚出生一两岁的婴儿更需要来自母亲对他肌肤的触摸。这种感觉会伴随他一生的成长,就在大脑深处。


恋人也是如此,他们通过嘴唇的触碰亲吻,身体的搂模拥抱等亲密接触产生“过电”的感觉,同样达到交流的目的。

很幸运的是,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自己小时候睡觉时,朦胧中被妈妈吻着额头和脸颊醒来的幸福。而且这种记忆将伴随我终生。

……

这些都是一种交流,无声的。而且是最原始的交流方式,只是在后来人类进化中,人类幸运地在大脑皮层产生“有声语言”。

而我始终相信,即使我们拥有了最优越的交流方式,原始无声的方式永远都是最纯粹的。如果我们的交流需要用更多的语言去解释给他人,那将是很悲哀的事。 我们看似拥有最优越的交流方式,但它却是最低级的交流方式。你可以想象,只有那些到了无法用无声交流方式传情达意时我们才会用语言解释,因此,有声语言只是一门工具,必要时才用它。

同时我也相信,我和朋友的交流是纯粹的,不需要过多语言解释。(私以为每个人对纯粹的“朋友”要求很严的,门槛很高。同样,那些口口声声就称别人为朋友的人,你经过别人的允许了吗?)

相信我说的这些,或许可让你重新认识什么是“交流”,也更加珍惜交流,享受交流。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