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治(2)——环境与思维

1e997209a29ebb15e82488e0

高中时化学中曾有讲过置换反应,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银离子缓慢地一丝丝地从AgCl溶液中不断析出来的场景。

这个画面让我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人的大脑,人的思维发散的场景,因为在此之前我是找不到一种特别生动的场景去描述这种美妙的自然过程。

再后来,我们上课中了解到“意识流”,通过这种最直观的了解和解释让我觉得,人的思维就是这样,在没有收到任何外界的束缚之前会像这种置换反应一样,漫无目的地向周围的环境蔓延开来。

我还意识到,如果是完全两种一样的化学物质再来做一次置换反应,排除任何环境误差,也不可能析出和之前一模一样的“银树”,每做一次实验,都会得到千变万化的姿态。就和世界上没有完全两片一样的树叶一样。就和即使是双胞胎,也不可能有相同的两个人一样,就和即使是克隆,也不会达到完全一样…….

这种现象,引发了我对很多日常事物的好奇心,同时也让我感触良多。

同一本书,阅读的时间,环境, 我们对其产生的理解;

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候留给我们的初步印象(据说因为首因效应,一个人对别人的印象在初次见面的前7秒钟就建立起来了,如果你给人初次印象很糟糕就得花更多的时间和接触 机会去扭转这种偏见);

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的场景,心境下做出的决定;

同一……

类似例子还有很多。尤其是当一个人对于灵感的捕捉,更能够体现这一点吧。

据说德国的化学家凯库勒因为对某一种物质的结构式未搞清楚而非常烦恼。1865年的晚上,他梦见了一幅蛇咬自己尾巴的图,因此而发现了苯环的结构,而延续到如今的凯库勒式

以上这个故事只是趣谈,至于是否得到证实,不是最重要的,但很多其他例子也能够说明,环境对于事物的影响作用举足轻重。

说到这里,让人 很自然想到,我们平时的阅读。那些持有读书无用论的人应该醒醒了吧。很多事情我们无法亲身经历,只有通过阅读,走入一个人或一群人的内心世界,在那种环境下,如果我们自己就是主人公,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决定?可能在还没有走进人物内心世界之前,我们总是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对别人的做法不假思索立,即做出‘’对‘’与’‘错’‘的最简单,最直观,最感性的判断, 然后去一堆搭不上边的例子作为佐证。“站着说话不腰疼”大概有这种意思吧。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读到或经历了什么对我们产生了具体的影响,而在于,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才能为我们的思维提供一个思维平台。只有在那种特定的思维环境我们才能悟出平时体会不到的道理。甚至让一个困扰我们多年的’‘心病’‘在那一瞬间就大彻大悟了。那种与自己心灵对话的惬意的快感会 让你乐在其中,不能自拔。

本文也算是漫无边际地杂谈吧。

这让我又想到了今天的各种媒体舆论环境,一个观点的引爆点很多时候会让老百姓感到新奇。对于事物的对错,往往也能够让我我们用自己认为最正确的处理方式去解决。但毕竟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对同一事物的看法各持己见,众说纷纭是常态,也是必然。如果还有讨论的价值自然应该求同存异。一件事物的无价值可能不是千夫所指,而是无人理睬吧,就和做人一样,一个人最大的悲哀不是别人对他矛盾的评价,而是根本对他评价都嗤之以鼻。

我只是猜测,一个人经历得越多,或许更容易理解到生活的不易,也更能够推己及人,切身感受到别人生活的不易。对于别人在那种生活环境下做出的决定,我们不是一味批判,多了一份包容和理解吧。我们永远无法预测这种事情什么时候会落到我们头顶,当我们遇到了又会怎样去面对。

送给自己一句话:与生活求和。

“与生活求和”——这是《相约星期二》里面的老师莫里教给他的学生阿尔博姆的,同时也是教给我们的。

我想这句话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简单,我们也可以借此以更优雅高贵的姿态活着。

点击这里阅读:心治(1)

点击这里阅读:心治(3)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