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途

0.2

00:00/00:00

早上醒来,是被爸爸点烟时按下打火机的那清脆的声音弄醒的。昨天凌晨一点睡觉,早上却没有任何倦意。窗外的空气中弥漫着还没有晕开的晨雾。在太阳升起的最后时刻,这些缭绕的雾气相互依偎在一起,而后他们也即将相互做最后的道别。

多时不回家的我,满足了一下他希望为我做点什么的欲望。有意晚点起床,这样老爸就能在全然不知中争取到了为我煮面的机会。
老爸给我煮的一大碗面条,翠绿的白菜叶,三个鸡蛋黄,撒点盐,花椒粉,昨晚吃剩的瘦肉酱,舀一勺豆瓣酱,用筷子一和,就是我最喜欢的早餐了。

这个寒假,和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的目的地不再是学校,那个我可能暂时也许永远远离的围城,一个永远也不想走出来的围城。

去火车站的路上,妹妹给我发来消息:

“起床了起床了”
“走了”
“上班?”
“嗯”
“玩好了没有啊”
“嗯”
“咋觉得你这么不愿意上班呢”
“是啊”,“你愿意上啊”
“哈哈,我还三天上班”
“恭喜啊”
“同喜同喜”
“你妹哦!”
“你妹就是我啊”
“我这个妹妹不太听话”
……

她还在上大学,寒假闲得慌,出来给自己挣点零花钱,说是在策划一次完美的毕业旅行。其实她前几年就不向家里要过一分钱了。还有三天她的寒假工就结束了(关于我妹妹,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也见证了对方的成长,这个以后再叙),而我今天的这一趟,一去就是一年……

塞上的耳机,将我和车站里的世界隔离开来,映入眼帘的只有静默的人和行李在穿梭。大提琴曲的沉稳与悠扬,像极了此刻的我,谈不上悲与喜,略经世事,初心还在。

……

三小时就可以到达工作地点,不算远,但也足够让我在这一段独自的旅途中体会到人潮中的我的内心世界了。写下这些不咸不淡的文字,就像生活本来的样子。生活还在继续,而这趟列车只是新一年的起点,载我前行……

“虽然我现在努力回想自己当初的心情,可我没有成功。回想中的往事已被抽去了当初的情绪,只剩下了外壳。此刻蕴含其中的情绪是我现在的情绪”。(余华)

也是刚刚读完了余华的《在细雨中呐喊》。记忆真的会像沙画一样,只有正在经历的过程当中才能完完全全体会到其变化的奇妙和精彩。过了那个兴致,也就如被风吹过一般,沙子四处飞洒,也就失去了记忆的原状。等到再次回味,恐怕就只剩下一张空白的纸了。于是,在一种如肩负着使命般的欲望的驱使下,我继续敲下了剩下的文字。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恐怕只能用“无缘而起,无疾而终”来形容了。

以前每年回家过完年,都是去学校。那里似乎有更加了解我的同学,更好玩的娱乐设施,更好吃的菜品,每每想到这里,我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学校,在家的最后几天,心就早已飞出去了……这次返回的地点,却是我的工作地方。我却再也找不到那个满足我快乐的学校。后来在返程上班的旅途中,我才体会到,以前的自己是因为懒得思考,思考那些真正需要很长时间的验证之后才能给出答案的事情。将自己掩埋在一种从表面上看热闹而繁华的场景中,忽略了身边离我们越来越远的交流与温情。网络的发达也并不可能取代团圆的美好时光。这种无助感只有在真正远离故乡才能体会到。

那些我们原以为的理所当然,在未来的日子可能真的变成奢侈。自私的欲望放任自流的我们 ,也终将自食其果。怀着逃避的心理,去做自己认为开心的事情,也就开心一下,事后回想起,也只有散不去的空虚与忏悔。

一直以来,我不愿让自己正面看待离情别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了,矫情。而恰是这种被我称之为“ 矫情 ”的心绪,也曾在多少个黑夜里,偷袭过我的睡梦。于是,只有在无人的漆黑中,我才独自舔舐这种矫情擦出的伤痛,不曾流下一滴泪,却早已心潮如涌,卸下伪装的逞强,妥协,失去平复,久久……尽情地放任着自己心绪的决堤,无声的潮水轰然而下,反而让我如一个外人似的眼睁睁地看着它肆意蔓延,可我意外地发现,那种憋得已久的心绪,释放出来带给我的是一种多么温柔的感受。我享受着,陶醉着,迷恋着……

那些夹杂在浪潮中的过往的细节,如电影胶片一幕幕闪过,快速而清晰,我才意识到,我曾经经历了那么多难忘的瞬间……

共有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