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今天早上看到勺子的文章。写得大概就是他给自己的邮箱里存下了一封特别的邮件——死亡之书。
我相信,这样做是有一定的目的的。

《相约星期二》中莫里老人有说过这样一句话:当我们学会了如何去死,我们就学会了怎样去活。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去生活,只觉得很难,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做到。

一个月之前,还是中秋之时。我听闻自己初中的英语老师的女儿突然被诊断出急性白血病。这一消息在我听来是那样近,居然就在我的身边,我身边看得见人的身上真实地发生。听起来也很遥远,因为我不是那个患病的孩子,我不是她的母亲父亲。
我能“想象”到的就是她的父母及整个家庭都不会过一个好的中秋。

又是一年中秋时,我在家里享受着和家人团聚,其乐融融;你在医院里,插着氧气,身旁是你的父亲母亲,或许两眼对着苍白的墙出神……
QQ空间里各种爱心转发都扑面而来,我的微信联系人不超过5个人,所以朋友圈很平静,不用看。

有时说,幸福是自己感受出来的,与他人无关;有时又说,幸福是比较出来的,看到别人过的不好,我们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们总觉得自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们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还算过得去。就这么平静的活着或许不失为生活的常态。

后来我在路过县城的广场时看到很多人在募捐,这让我心头一暖。一个与你素不相识之人能够伸出援手,给患病孩子一种坚持下去的动力,知道有人是关爱着自己的,同时也是人作为社会元素对自己良知的召唤。社会的主流价值观还是正确的。这也让我们自己看到了这个社会的希望把。

我们拥有的一切最基本的元素都是最看不起眼而又无价的,比如器官,空气,水,甚至爱与理想,这些都陪伴我们一辈子,只要我们不主动抛弃。
看到一句话,很有韵味,大意就是:当我不想活的时候,我们可能忘了,我们身体里数以亿计的细胞只为了我而活。
当我们想想最坏的情形之后,有没有发现,原来我是最富有的人?

看到这里,我还特意给我妈看了这条消息,其实我是要捐助的,只是想试探一下她的态度,结果出我意料:
“你钱够吗?不够就再等等,你爸那边(工资)还没音信……”
“真的?这是你说的,”对于她的回答,我显然在心里给她120个赞!
我顿了顿,清清嗓子,声音很小但很清晰:“那个……我这个月的兼职没几天,我干脆等到下个月吧……”
听到这里,她立马精神起来:“你还有兼职?做什么的?我怎么一直没听你说过?
干嘛让你知道?你…想怎样?我眉毛一挤,眼光一斜,正好和她对上了。她也就摇头笑笑,低下去,不再多说。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