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里有相机”

自从买入了相机,我就喜欢背着我的相机满大街地跑,捕捉一些我感兴趣的场景。我尤其喜欢晚上,更喜欢的是雨后的晚上。有两个好处,一是,雨后城市空气中的尘埃相对较少,对镜头的侵害更小;二是雨后的晚上,会形成大量的光影效果,而且那些黑暗可以天然屏蔽掉某些场景元素,让整个画面的构图更加简洁明快,你看到的是什么,拍下来的就是什么,不用费神思考因为元素太多导致画面效果的杂乱。

今晚(2019-04-14),我照常在长沙的街头寻找场景,突然间,感觉累了,脚软,于是在公交站台歇了一会,看到中国电信的巨大灯箱立在道旁,突然想起自己需要办一张新的电话卡,于是准备走进去,双手环抱在胸前。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顺势相机揣在没有扣上的衣服里面。而这一幕刚好被隔着玻璃窗的里面的工作人员瞅了一眼。按照常识,我原以为,在里面明亮灯光的照映下,是看不见外面的场景的。然而,从我推开门的一瞬间,最里面的服务人员,就开始给她的同伴使眼色,悄声说了句“他手里有相机”,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径直缓慢走上前去,准备咨询电信套餐。

我开门见山“您好,我想看看最近有没有新的套餐,我想换个号”

“哦,这么晚了,还来办套餐啊”

“嗯,是啊,能看看吗?”

说完,一个较为年轻的女孩准备转身去柜子里拿套餐宣传单,这时,另一个看上去更加成熟的女孩赶紧拉了她一把,转身对我笑脸相迎“不好意思啊,帅哥,今天的单子没有了,要不你明天再来看吧?”说完看我愣住了,又补充了一句“你住在附近吗?”

我看出了她们的不安,犹豫片刻,”那好,我明天再来吧”
说完我就朝着门外走去,在自动玻璃门关上了那一刻,我听见屋内传来”刚刚那个人看上去好诡异”,另一个附和道”我也觉得……”

我没有想到,陌生人对镜头的敏感程度会如此这般,于是我联想到,即使平时使用手机,周围的人看见你的手机突然直立起来,那多半也会认为你在拍照或者和拍视频,于是也就在言语和举止上拘谨了很多。

不过很早之前我看过一段话:

一般来说,人们对待相机的方法,是大家为拍照而集合,然后排成一行或两行。对捕捉活动中的被拍摄者全不感兴趣。大概,部分原因是在行为举止和形象方面的某些旧式礼节的习惯在起作用。这也是照相文化最初阶段人们的典型视觉品味,当时影像被定义为某种可从主人那里偷来的东西;因此,安东尼奥尼被责备像“贼”一样违背人们的愿望来“强行拍摄”。拥有相机不是获得侵扰的许可证,不像我们社会——我们社会是可以侵扰的,不管人们喜不喜欢。(照相文化的标准礼仪是假定被拍摄者装作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公共场所正被一个陌生人拍摄,只要摄影师保持一个谨慎的距离——也即假设被拍摄者既不阻止拍照也不摆姿势。)与我们这里不同,我们在可以摆姿势的地方就摆,在必须放弃的时候就放弃;而在中国,拍照永远是一种仪式,永远涉及摆姿势,当然还需要征得同意。如果某个人“故意追捕一些不知道他来意的群众的镜头”,则他无异于剥夺人民和事物摆姿势以便显得好看的权利。

——《论摄影 : 插图珍藏本 (苏珊·桑塔格文集)》

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这引发了我对摄影新的思考,开始重新审视艺术与社会的交融和界限。
一次不可思议而又神奇的经历。

共有 16 条评论

  1. 大多数人都抵触不经同意的被拍,这很正常,你上面几张拍的真好,我入手单反好几年了,因为是理科生,一直觉得数码产品的数码书是对我的轻蔑,所以开箱第一件事就是把说明书丢垃圾桶,把厚厚的相机说明书丢垃圾桶几天后,我后悔了,现在一直用的P模式。。。

    1. 说明书还有很有帮助的,尤其在自己以为对相机很了解之后,过段时间,如果再重新读一下说明书,会对自己的相机功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把相机该有的功能都用上。

    1. 他玩的比较高端,我基本没接触过,我这只是一种看心情的玩法。

  2. 营业员可能以为你在做暗访。有时候,更乐意拍拍小朋友,他们在发现被拍照时,不抵触,反而更随性,真实。

    1. 可能是把我当成暗访的了。确实,能拍到最真实的场景也就是小孩子了,孩子的世界简单纯净,没有被外界观念影响,最接近人的自然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