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 of 5

活在时间的角落

4061865ff4190fee70e60c

00:00/00:00

这是我第一次读安妮宝贝的作品,在此之前,只是间接通过各种渠道得知她写的东西,留给我的是一种淡雅清新的感觉。

刚刚读完《素年锦时》,才觉得,为什么很多人所说的她是“生活在过去里的人”,而我看来,她是活在时间角落里的人。

Read more →

清明

2016.4.4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之“清明”。

春天到来从立春节气到清明节气前后是草木生长萌芽期,人体血液也正处于旺盛时期,激素水平也处于相对高峰期。

拍这张照片时,很自然想到“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要是有位倚栏翘首,望断相思路的女子作为画中的点缀,岂不妙哉?

然而,事实就是,今天天气出奇地好,而我蹲点许久才遇见这么一对母子经过桥边,于是抓拍之。

(PS:时间好快,一晃又是一年

春分

2016.3.20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之“春分”。

惊蛰

2016.3.5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之“惊蛰”。

蛰”指冬眠,“惊蛰”就是指蛰伏在泥土中的动物开始出来活动。

没有单反真的还是挺不方便。本来是有捕捉到一只蜜蜂穿梭在一片花海中,只能拿着手机悄悄潜近,还是把它吓走了。要是单反就可以直接拉镜头,拍特写了。

于是转而寻找其他的景致,就在一条鲜有人走过的小径旁,低头看到一簇簇新鲜的草芽从砖石缝中探出头来,虽然和“惊蛰”所指对象本意相悖,但寓意相仿,于是就记录了脚下这抹绿色。

雨水

2016.2.19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之“雨水”

我特地出去走走,去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果然在路边发现一处惊喜,这是一群我也叫不上名儿的…..“野棉花”?白色的骨朵向世界展示它独特的生长姿态,让驻足停留的行人心中为之一暖。

看来生活中的细节之美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它只为追求美的人绽放。

 

猴哥,幸亏你没上央视春晚

猴哥,幸亏你没上央视春晚。

不知道说出来算不算会不会被河蟹了。只在讲诉一个事实,而说真话也是需要勇气的,可能等我以后就不会有这种没事发发牢骚的兴趣了吧。扯了一大堆废话,决定好好说话。

前几年刚刚开始不看春晚直播时,我还故作悲悯情怀似的想到,以后过年不看春晚我们还能干什么?不看春晚,让彼此挨在一起却好似分离,年味没了,亲情没了,我们还剩什么?

Read more →

立春

00:00/00:00

2016.2.4是中国二十四节气之“立春”

一年之计在于春,美好的一切即将从这天开始,时光轮回。唯一不改变的就是这个世界一直在改变。

在一块常年潮湿的大石头上拍下这张孢子植物。

看到这一片安静生长的植被,这里或许是它们最后的纯净家园,向天空伸展的芽儿像音符般奏一曲《春之声》。

科学表明,孢子植物对自然环境的变化相当敏感,大气稍微污染就会使它死亡,看来我现在居住的环境还是没有受到污染的嘛。

你那么美

还记得自己许下过的一个承诺,我要给我生活的这片地方拍一组“私房照”,于是《你那么美》就诞生了。每一张都有不为人所知的故事,没有人知道我在背后为了每一张做出的努力,但我并不在乎,今天这个结果,虽然称不上惊艳,但也算给了自己一个比较满意的回复。

Read more →

我的网站周岁啦

今天迎来了我的网站第一个生日,一如从前,思维乱序,无条无理,千言万语,只靠一纸拙文,一点一滴,慢慢道来。

个人的表达能力确实需要加强,最开始建立这网站就是因为自己有很多话,在生活中会似懂非懂些许道理,于是就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憋屈,再者,也是希望记录下自己成长的足迹,我向来认为没有比文字更好的载体,来记录下一个人的成长了。文字是一个人思想的沉淀,一个长期坚持写博客的人,且不说其文笔怎样,单看这份坚持,就足矣让自己感动。

Read more →

你爱吃的鱼

我的微信几乎没有人了,我专门删除的。很多人通过手机号绑定会自动推荐给你,然后你就去顺手一添加。

有时真的对自己的行为说不上为什么是这样,好像强迫症一般,只要看到那个小红点就想摁一下把它消除了。而对于为什么要添加为朋友,我也不知道,很多人也会和我一样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不知道添加以后真的有什么改变。

现在的自己也变了很多,尤其是对于外界的新闻,完全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至于新闻上的头条之类的我就更不想看了。

Read more →

看戏

对着电脑发呆半天,还没想好今天该写一点什么,因为要写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又无从下手,有很多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每天的生活都是那般相似又各有特点,细细想来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那般相似,只是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做着排列组合,所以我们很多时候就算没有和别人一起经历过同一件事情,也会在某个时刻遇到与他相似的场景,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见面了,依然能够相谈甚欢。

太多的人,事,总是在我们的记忆中,来了去,去了就没了,等你再次想起,才发现,已经是好久没有联系。

Read more →

夜来,香

00:00/00:00

刚刚骑车70公里,只为了去亲自淘来一点自己用得上的山地车组装零件,回来时,终于还是累得精疲力尽,只吃过早饭,但天色已晚,只能在路边稍作停留,看见一家农家小餐馆,当地人自己开的,进去看看菜单,一眼看到“外婆菜”,对上眼,点了,想尝尝这里的手艺,也对他们这里的口味很好奇,是不是和我老家一样的。

Read more →

时光慢

写博客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在写得过程中可以得到快乐,而我最近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感觉只要一停下来整个写作的灵感就会瞬间倒塌,所以还是得天天写一点,有时候也会去看看自己过去的文章,觉得自己写得东西简直幼稚甚至是惨不忍睹的。但那又怎样,反正这是我的自留地,我也很少在乎别人说什么。

Read more →

只想一起吃个饭

00:00/00:00

朋友是空气,看不见他,但也不能离开他。离开他,有时你会感觉心里无着无落
朋友是什么?什么都不是
我一直都是这样,大多数时候,我们很少联系,想你们了,在一如既往,静如死水的讨论组吱一声:

“你们哪天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呗,然后去江边吹吹风?”
“我要去,我要去。好久没出去了,发霉了”
“听说新开的那个餐厅米饭不错,吃得出来是正宗东北大米,比我们这里糯米还软,有韧劲,特好吃!”

Read more →

卖枣的老人

00:00/00:00

下班回家,穿过一道悠长的林荫道,昏黄的路灯散发出柔柔的黄光,路面上反射出远处路灯的影子,偶尔遇见一摊水,风中弥漫着雨后行道树的松香。我裹紧了外衣,瑟瑟地一路小跑,打了个寒噤。
“卖枣咯,又甜又脆的山东蜜枣……”一声微弱而又清晰的叫卖声传过来,我慢下来,见路边幽暗的树影下,蹲着一位老人,和我一样裹着大衣,面前摆着一个大竹篮,篮子边靠着一锃亮的杆称,一张土白色的布下半掩着棕色的大枣,估计是没有卖完剩下的一点了。
我凑过去,定睛看了看。

“您……还不回家吗?这么晚了,还这么冷……”

“小伙子,下班啦?买枣吗?要不要尝点?”我眼睛还盯在那一角露出的枣上,她已经随手抓了一把,热情地递给我,“随便挑,保证个个儿都好吃”
“哦……”我顺手接过,塞了一颗进嘴里。
“还不错!怎么卖?”
“原来卖8块,最后一点,给你5块一斤吧”
“这有多少?”我手伸进裤兜里。

Read more →

魔术的魅力

魔术的魅力就在于

明知不是真实的
观众依然看得兴致不减
当然
若有自作聪明者
一语道破天机
它必将黯然失趣
而人们心中仅有的
少的可怜的幻想
也将幻灭
于是每个人都很有默契地
保持沉默
只管沉浸在一场虚无的表演中
期待着奇迹一个一个发生
还会不失时机地鼓掌喝彩
脸上都写着快乐与满足
这就是人
为什么宁可呵护着
完美的幻想
也不愿敲碎这层薄壳
直视枯萎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