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工作半年随想

今年的我,24岁。

小时候的我,一到别人家玩,那些亲戚就会满脸堆着笑容,躬下身问我,“你今年几岁啦?”“六岁半啦……”我声怯地答道。就像数学中的精确度,年岁小,因而哪怕只漏说了半岁,也会让我们的生活少了一点被记录痕迹。如今的我,24岁了,本命年。哪怕真的24岁半了,恐怕也不会有人这样报出自己的年龄了吧。人人都知道,本命年,是该给自己买一套红色的衣物了,不然会遇到麻烦。然而我并没有给自己买任何红色的衣物,倒是有一盒红色的棉袜,朋友送我的,知道今年毕业,也一直带在身边,放在衣柜里,也没有穿。就这样珍藏着吧,珍藏着的还有我永远的24岁。

我当然知道这是迷信,但有时候我还是愿意配合一下这种人人都会遵循的迷信。只是24岁的礼物太特别,我只想让自己以一种很平静的心态去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Read More.

1 2 3 4 5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