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大萧条科普系列之五:某国股市的底层逻辑

这篇文章写得有一定借鉴意义,担心原文被删,故转载之。
原文地址:https://zhuanlan.zhihu.com/p/683147780
原文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ji-mo-qing-cai-sheldon

大国金融体现在机构、市场、人才等各个方面

某国的债市远比股市要好,这不仅仅是因为经济发展阶段在这儿,也是因为某国股票市场的构建逻辑非常奇特

注意,这个奇特源自历史的一个特殊时期的特殊做法

就让我们回顾某国股票发展历程来看看吧

1949年5月,资本主义灯红酒绿的上海证券交易所被正义的人民军队查封,宣告某国股票进入历史展览柜

35年后

1984年,还是在上海滩,那时经批准,上海飞乐工厂向社会和该厂职工发行股票50万元,每股面值50元,筹集资金用来筹建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

这时,某国的股票还没有发行机制,所以怎么卖是个大问题,最后采取了最原始的交易模式——电影票叫卖模式

没错,就是在飞乐厂门口,像卖电影票一样,人们一手交钱、一手交票。

甚至,谨慎的组织者们还提前找好了下家,万一发行遇到问题,就由这些接盘企业将股票全部买下来。

我们现在回头来看,这段历史可以称得上中国金融史上开天辟地的一页,似乎全国的目光应该全力聚焦在这边一举一动

但是回到当时,我在查资料的时候惊讶地发现,飞乐股票的发行,不仅没有引起热议和反响,甚至新闻记录也寥寥。

当然,这充满了有趣的东方智慧——“低调做事”“悄悄进村,打枪的不要”

我找遍了当天的报纸,最终在《新民晚报》的简讯里发现了这条消息,更有趣的是,可能为了避嫌,这条简讯没有署名。

但是如果你把关注的范围扩大到全球,就会发现,路透社、日本Nikkei、朝日新闻迅速捕捉到了这个事件,报道非常详细,甚至野村证券副社长还为此第一时间飞赴上海了解详情。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就耳熟能详了,1986年,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访华,被赠与了上海飞乐公司股票,不仅如此,他还来到了上海,将赠送的这张飞乐公司股票办理了过户手续,从而成为了这家上海本土公司唯一的外国股东。

时光来到1987年,电视剧《繁花》里“南国投”的原型出现了,“深圳特区证券公司”成立,成为了全国第一家券商。

到1988年7月,央行召开证券市场座谈会,宣布由央行牵头成立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小组

对的,直到此时,某国的证券市场,仍然和其他国家几乎一致,就像一个刚呱呱坠地的婴儿,可爱又迷人,有着无限的可能

好了,一般的文章,写到这里就够了,就像童话故事:王子从小聪明伶俐,开启了幸福生活。

可惜,生活可能更加真实,冷漠和残酷

请大家注意,2000年前后的这件事情,才是构建中国股票市场底层逻辑的关键

1999年,当时的证X会,收到了一份批示——“股票市场要为国企企业脱困和推行股份制服务”。

为此,顶层还特别制定了2个决策:

1.将国企央企无法偿还的债务进行“债转股

2.要求资本市场为国企央企上市融资创造条件

请牢牢记住1999年的这两条政策

时任证X会主席则说得更加直白:“股市就是要为国企服务的”。

当然,在那个国企泛滥,民企寥寥的年代,当时的人们可能对这句话的理解不够深刻。

不仅当时热血沸腾冲进股市的散户韭菜们没有抓到这句话的精髓

二十年来一批批前赴后继冲入股市的韭菜们也忽视了这句话的威力

实际上,A股当时出现了长达9年时间(1997上半年~2006上半年)基本0涨幅的奇特画面

这幅巨画的背后,是大量缺乏市场竞争实力的国企央企,却能够轻松实现在A股融资并维持垄断优势。

很多人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改革的方向却走向了另一个更加魔幻的场景

当时为了解决国企竞争力问题,推出了国企改革的重大政策:MBO(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BuyOut)

可惜的是,这一改革政策,大概率为曲婉婷们的艺术之路铺垫了雄厚的资本。

当时,就连新X网都看不下去了,发表了题为《高管持股难逃“自肥”责难》的社论,对国企MBO政策提出质疑

2014年11月,在大家印象里并不深的“国X革领导小组”出现了,在威慑处理的同时,带来了无法预知的副作用——股东减持潮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1~10月,A股上市公司高管减持套现的规模约474亿。

然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国企和央企高管的减持套现规模就已高达5000亿,创下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持潮。

这个潮涌的背后,是一大批国企和央企高管开始担心以往“空手套白狼”的MBO操作被清算,并纷纷将自己持有的国企和央企股票在A股上套现。

后来出现了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了。

时间从1999年来到2019年,2019年7月,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监管部门和财政印发了《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请大家重点看看这个通知的重点——“推动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拓宽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债转股渠道”

好的,看到这里,你似乎有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么眼熟?

没错,20年的时间,历史和现实出现了诡异的高度重叠

继续看,2024年2月,证券报发布了最新的数据:2023年底,A股中的国企央企总市值已达38.6万亿,占A股总市值的50%。中证、上证指数中的国企指数数量五年来增加了3倍,引导规模可观的市场资金流向国企和央企上市公司。

到这里,你应该恍然大悟了,那个贯彻了20年的思路仍然不变。

如何你还不明白,那就看看这个新闻:

2024年2月6日,证X会召开走访上市公司工作推进会,会上,证监会提出,“地方政府将推动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的工作目标任务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至于网上已经热议的,各个地方政府的2024年IPO计划,我就不放了。

仅仅提一句,上海和北京就要140家。

当然,这条新闻的背后,则是一个宏大的“股权财政”取代“土地财政”的战略构想。

这个战略的目的,似乎是通过股权财政,抢救地方债黑洞、房产黑洞,以及大量债务链条上的企业、居民。

但这个宏大构想的实施,却需要上成千上万个鲜活的韭菜走上祭台。

大洋彼岸,2023年,道琼斯、标普500、纳斯达克三大股指分别上涨了14%、24%、43%。2023全年,美股IPO筹资规模为267亿$。

大洋此岸,(普华永道)2023年,上证、深成指、创业板三大股指分别下跌了3.7%、13.5%、19.4%;2023全年,A股共发行IPO数量313家,融资额3564亿¥

267亿$ VS 3564亿¥ 按汇率7.2计算,大概是1 VS 1.85

我大概能想象大洋彼岸zf眼里的羡慕嫉妒恨

这种规模的收入,让华尔街扒皮抽骨的职业金融寡头们都要两眼放光,嗷嗷直叫

但是宏大的“股权财政”构想,如果仍然是以“债转股”和“支持国企”为导向,就会面临根本的矛盾:

没有阳光和养料,如何培养出新鲜的韭菜?

换句话说,上涨的楼市也好,疯狂的教辅也好,韭菜的勇气是需要煽动的,是需要红果果的造富神话来维持的。

然而面对绿油油的市场,韭菜和潜在的韭菜们,就少了财富神话的激励

特别是当股市市值规模已经膨胀至90多万亿(2023年9月),很多力量的发展,已经很难通过一些窗口指导来管控了。

那么未来面对接近百万亿的股票市场,黑洞是会继续吞噬,还是会戛然而止呢?

当然,中国经济稳中向好,我是坚定乐观看好的!


上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