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大萧条科普系列之一:中国式货币政策极限在哪里?

这篇文章写得有一定借鉴意义,担心原文被删,故转载之。
原文地址:https://zhuanlan.zhihu.com/p/683147780
原文作者:https://www.zhihu.com/people/ji-mo-qing-cai-sheldon

开这个帖的目的很简单,把一些基础的问题给大家分析透,特别是发现大家因为X音,X条,X新闻看多了,对一些核心问题有着重要误解。

今天就来回答一个极其重要的错误观点:中国相比美国,没有无限印钱,所以我们的政策空间非常大。

首先,美国确实开启了无限放水(量化宽松)。其次,我们也进行了类似的无限放水操作,只是比较隐蔽。

那么,中国央行是怎样进行量化宽松(大规模印钱)的?

我们可以比较来看

美国式量化宽松(即无限放水),简单粗暴——美联储直接下场买国债。

大家思考一分钟:中央银行去买国家发行的债券,是不是就是直接印钱?

美国的答案是:只要不是我直接买,就不是。

所以美联储是在二级市场上买国债,价格随行就市,抬高价格,压低国债收益率,增加基础货币,同时增加存款信用货币。美联储量化宽松买债的过程,公开透明,计划安排提前告知,全世界每周都能从美联储公布的资产负债表上看到。正因如此,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成为了全世界批评的对象。

中国当然站在批判的第一线,美联储量化宽松时,指责美联储大放水,自私自利,稀释美元购买力,收割全世界

当然,美联储加息紧缩时,中国会再次批评,指责美联储不顾他人,自私自利,加息增加美元购买力,再次收割全世界

中国央行总说,珍惜正常货币政策空间,不搞美国那一套,宽松放水,大水漫灌。

但是,实际上,中国的货币总量M2已经很大,粗略看,已经相当于美日欧的总和。那么中国的量化宽松(无限防水)怎么实现的呢,很简单,是通过马甲(国有商业银)行实现的

请大家记住,任何量化宽松(无限印钱)的本质都是以“国家信用”购买国债。

中国式量化宽松也是买国债,增加基础货币和信用货币。但是,这个路径很隐蔽,具有极强的“中国智慧”。

第一步,政府大量发行国债,购买者是被央行隐蔽指导的商业银行,国债收益率被人为压低。

第二步,央行配合,通过逆回购向商业银行注入天量流动性,解决大量发行国债吸干流动性的问题。

第三步,政府通过国债募集的资金,逐渐通过政府支出,变成银行存款,增加信用货币。但是,政府支出需要时间,由于银行大量购买国债,占用了基础货币准备金,短期流动性吃紧。因此,央行还会通过 MLF 等再贷款方式,补充中长期资金,等于借钱让商业银行购买国债。

在中国式量化宽松中,购买的国债不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而是在商业银行账上的资产(事实上,商业银行持有的国债占比高达64%,2023年三季度)

央行通过再贷款,增加了基础货币,借商行的手,压低国债收益率,增加存款信用货币。这与美国式QE异曲同工,效果是一样的,都是压低国债收益率,增加基础货币,增加信用货币,却保持了名义上的“操作空间”,好像没有用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是,这里大家就会有问题,这么做不是很好嘛?比美国更有技巧和艺术

答:孙X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有一句话很重要——“出来混,是要还的”任何政策都有成本。

中国式量化宽松,有这么几个问题

第一,抽干金融机构的流动性。财政发债,商行买债,短期内会抽走银行间流动性,推高银行间利率,导致紧缩。这也是之前银行间利率爆棚,达到50%的“钱荒”的根本原因。

央行针对这种情况,必须加大力度逆回购,为银行间市场注入天量流动性,熨平银行间市场利率,缓解金融紧缩。因此,观察央行累计注入的流动性,就可以大致推算出政府发债抽走的流动性,知道缺口有多大。如果流动性紧缺持续,需要更长时间的流动性,央行还会加大力度,增加各种粉的再贷款给商业银行,主要是增加 MLF 的量,补充长期流动性。2023 年仅 9-11 月三个月,央行就增加了 1.08 万亿的 MLF 补充流动性,与特殊再融资国债的量相当。

第二,财政最终使用钱时,会再次锁定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造成央行需要持续维稳。随着财政开始花费由发债筹集的钱,资金会从央行的政府存款账户,转到商业银行的存款账户,从而缓解银行间流动性紧缺,增加存款,但是,这会增加银行法定储备金的锁定,又再次降低银行间流动性。由于现行法律规定,商业银行要将大约7%的存款,作为法定准备金,存到央行,无法动用。这就会减少商业银行的超储,造成银行间流动性紧缺。目前所有银行的超储也就是 2-3 万亿人民币,银行如果买个几十万亿的政府债,超储就耗尽了。因此,不得已,央行必须降准,释放这部分被锁定的法储,变成超储,增加流动性。所以,中国式 QE,意味着央行必须不断的逆回购,降准,发粉,通过各种手段,维稳银行间流动性

这里插一句,春节前的降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银行间流动性的问题。

第三,对商业银行的伤害很大。实质上,中国式 QE 是央行自己不出手,让国有商业银行作为自己的马甲,购买国债,相当于商行给财政发放贷款。问题是,国债的收益率极低,远远低于一般的商业贷款,而且商行不能自主议价,市场化提高收益率,只能全盘接受低收益率。这样一来,商业银行债权资产的加权平均收益率会显著降低。

虽然商业银行可以通过降低存款利息应对,尽量维持息差,但是,央行的逆回购和 MLF 各种粉的再贷款也是要利息的,成本很高。目前,7 天逆回购利率为1.8%,一年 MLF 利率为 2.5%,这已经接近了十年国债 2.7%的利率,商行基本上没什么息差。而央行为了维稳汇率,也不敢贸然降低逆回购和 MLF 利率。资产收益率降低,资金成本上升,息差缩小,坏账爆发,这些都威胁着商业银行的生存。

当情况恶化到一定程度,商业银行就会出现亏损,资本充足率不足,需要融资补充资本。而目前的股市,银行股再融资的可能性很低。如果强行融资,不仅会打压股市,更只能以低于一倍 PB,流血发行。财政自己都要靠银行买债,发放贷款,哪来的钱补充银行资本金?外储捉襟见肘,也不可能用于银行注资。拖到最后,央行就不得不自己出马,印钱解决问题

最后总结一句,我们不是没有量化宽松,而是绑架了整个银行机构来进行量化宽松——央行请客,商行买单而已。而目前,政策的负面效应已经凸显,所以,如果再大规模印钱,呵呵,我相信一定可以振兴经济,重现光明

最后,我想说,中国经济积极向上,我是持续看好中国经济的


上一篇:

下一篇:


随便看看: